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 18003115164

罪名大全

网站首页 > 涉税犯罪
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股东新风险--虚开增值税发票罪?(案例)
发布时间 : 2020-02-14

一、案例简介

一人有限责任公司(被告人尹某为股东),在没有真实交易的情况下,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25份,金额17827129.5元,供他人(另案处理)骗取国家进出口退税款,获得“开票费”990358.30元。法院以该一人公司系尹某一个人开办,尹某不能证明公司的财产与自己的个人财产相分离为由,排除一人有限公司单位虚开增值税发票罪,直接认定尹某犯虚开增值税发票罪。

二、一人有限公司股东及民事责任

2005年《公司法》修订,引入了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制度。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又称为“一人公司”,是指只有一个自然人股东或一个法人股东的有限责任公司。一人公司最大的特点在于股东人数仅有一人,公司的全部资本均来自唯一股东出资,公司内部机构设置不存在相互制衡的局面。因为此种特性,公司法同时规定了一人公司与其他有限责任公司的不同责任承担。通常情况下,对于有限责任公司,公司以其全部资产对外承担责任,而股东对公司债务责任的承担则以出资额为限。但是一人公司则不同,《公司法》第63条明确规定: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不能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财产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这其实也是一人公司“法人人格否认”制度,并且采取的是“举证责任倒置”,即由一人公司的股东承担举证责任,证明公司财产独立于股东自己的财产,否则就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在司法实践中,如果法院经过审查,认为股东出具的公司会计报表等材料不足以证明自己的个人财产独立于公司财产,那么股东就应当对公司对外负债承担连带责任。

三、一人有限公司股东刑事责任

鉴于一人公司股东的单体性造成的缺乏监督和制约缺陷,本人认为一人有限公司股东较其它公司类型的股东(一般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更容易触犯虚报注册资本罪、虚假出资、抽逃出资罪。这三种罪名的规定,为规范有限责任公司及其他类型公司的注册登记管理,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也给企图以身试法的某些公司发起人、股东敲响了警钟。

四、刑事诉讼中能否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

本人认为:不能!

1、“法人人格否认”制度仅适用于商法领域。鉴于商法与刑法的调整对象及调整手段均不相同,理论上,商法“法人人格否认”制度是不能适用于刑法领域的。上述判决中法官在刑事诉讼程序中,选择适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揭开“法人面纱”,直接认定股东尹某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是不合法理的。

2、“法无明文不为罪”。《刑法》第三条规定:“法律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依照法律定罪处刑;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在《刑法》条文对“一人有限公司”股东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没有明文规定”的情况下,越过《刑法》的明确规定作出这样的判决是有违刑法原则及规定的。

五、对本判决的思考

1、法官文书说理能力有待提高。仅从法官直接认定尹某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的理由:“虽然是以衡山县双星木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名义开的,但该公司系被告人一个人所开办的,且被告人不能证明公司的财产与股东的个人财产是分离的。故被告人的辩解不成立,本院不予采信。”看,这种说理方式,既显霸道,更难显法官专业水平。

2、如何证明尹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可以考虑:退回补充侦查以取得证据证明尹某与一人公司财产不独立,进而证明一人公司仅为犯罪工具,负刑事责任的应为尹某。主要理由是:考虑刑事责任的证明是严格责任,需要公诉机关、公安机关取得更高标准的证据,而不能借用商法《公司法》规定的股东“自证清白”制度来做反向证明。不然,就是“有罪推定”了。

湖南省**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2014)山刑初字第83号

上一条:以案说法---单位虚开增值税发票罪如何认定?附(2015)金磐刑初字第39号民事判决

下一条:【涉税案列】老总与会计虚开发票?抵扣税款45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