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热线电话
  • 18003115164

罪名大全

网站首页 > 刑事律师
河北“乙连传销案”迎来终审:主犯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300万元。
发布时间 : 2021-03-03

714日,中新观察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注意到一则《丁忆莲、郝忆景二审刑事裁定书》(以下简称:《刑事裁定书》),该《刑事裁定书》显示,湖北省云梦县人民检察以鄂云梦检刑诉(2015)136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丁忆莲、郝忆景、肖康、闫光福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告人张建顺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于20151021日向湖北省云梦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湖北省云梦县人民法院于20181128日对本案作出了(2015)鄂云梦刑初字00166号刑事判决。被告人丁忆莲、郝忆景、肖康、闫光福、张建顺均不服该判决,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19822日作出(2019)09刑终120号刑事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

原判认定,河北乙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乙连公司)20098月在河北省石家庄市注册成立,时任法定代表人丁忆莲,20142月变更登记法定代表人为郭某,实际负责人仍为丁忆莲。被告人丁忆莲注册成立该公司后,聘请被告人郝忆景为乙连公司财务总监、被告人肖康为乙连公司业务主管和网络管理负责人,通过非法途径制作营销模式的程序模板,建立公司网站(××)和公司会员网络办公系统(××、http//hyzcw.com),以推销商品为名,要求参加者以购买商品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成为乙连公司会员,并按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以发展人员数量按不同级别作为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经鉴定,乙连公司在全国多省市发展会员20311人。

根据被告人丁忆莲制定的奖励制度,注册会员依据购买商品金额的多少区分级别,分别是普卡(1360)、银卡(2720)、金卡(6800)、钻卡(13600)、县级专营店(5万元)、市级服务中心(15万元)、省级运营中心(60万元),会员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会员获取奖金,发展的会员分AB二区摆放,使会员层级呈顶小底大的结构。奖金制度主要分为“层碰奖”、“组织奖”、“领导奖”。层碰奖即会员向下发展的会员分A区和B区两个分支,每月每层第一个报单参与层碰,每层以300元为基数,层碰奖可以累积,向下发展会员的层级数越多,奖金也就越多。

组织奖即向下发展会员的A区和B区都要有报单,并且A区和B区按1:221(A区报单1360元、B区报单2720元或A区报单2720元、B区报单1360)报单则有组织奖200元。

领导奖即银卡、金卡、钻卡都有领导奖,银卡的领导奖为下一代会员的组织奖的10%,金卡的领导奖为上一代、下两代会员的组织奖的10%,钻卡会员的领导奖的上一代、下三代会员的组织奖的10%。参加者成为公司会员后,以下线会员购买商品金额的多少和层数作为返奖依据,发展下线会员的数量越多,返奖也越多。会员加盟主要通过省、市、县专营店铺注册加入,会员资金也主要通过三级专营店打入乙连公司账户。

被告人丁忆莲是该公司的实际负责人,在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中系发起者、决策者、指挥者,处于核心地位、起主要作用,被告人郝忆景是该公司财务总监,负责会员的汇款和返奖,是该公司的主要管理者,被告人肖康是该公司业务部总监,负责会员网站制作管理、产品采购和发货,给会员授课宣传,是该公司的主要管理者。

经司法会计鉴定,20101月至20146月,河北乙连公司发展会员20311人,收取会员资金总金额97596505.59元,返奖52452274.48元。案发后公安机关从被告人丁忆莲处扣押违法所得1488万元。

原判认为,被告人丁忆莲、郝忆景、肖康、闫光福以销售商品为名,要求参加者以购买商品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告人丁忆莲、郝忆景、肖康均属犯罪情节严重;被告人张建顺明知是犯罪所得而予以转移,其行为已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第三百一十二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

一、被告人丁忆莲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300万元。

二、被告人郝忆景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200万元。

三、被告人肖康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200万元。

四、被告人闫光福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10万元。

五、被告人张建顺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50万元。

六、对汉川市公安局扣押被告人丁忆莲的违法所得1488万元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最终,湖北省孝感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各被告人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项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中新观察注意到,从20145月,汉川市公安局民警奔赴石家庄,将该传销团伙一举摧毁,再到二审维持原判,河北“乙连传销案”已经历了6年。彼时,该传销案引起了公安部重视并要求北京、天津、湖北等20多个省、直辖市公安机关,对乙连生物科技公司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犯罪开展集群战役,依法全面查处。

然而,2016527日,湖北孝感市云梦县法院开庭公开审理一起涉嫌诈骗、受贿案,当事人为湖北孝感汉川市公安局原干警。据《华夏时报》报道,汉川市公安局一名已落马的局级负责人类似案件也在待审。值得注意的是,这两名原公安干警均是一起涉嫌传销案的主要办案人和负责人,527日庭审中,控辩双方争议主要焦点便集中于该名原汉川公安干警在跨省侦办涉嫌传销案件过程中是否存在滥用职权、索贿受贿等行为。

据了解,该起“传销案”自201311月开始被侦查起便争议重重,20145月,涉案企业河北乙连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法人及其他三人被汉川市检察院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批捕;同年9月,在乙连公司法人向汉川市警方交纳1488万元“非法所得”后,4人先后被取保候审;20151月,汉川市警方将该案移送汉川市检察院审查起诉,目前该案被中止审理。

此外,“乙连传销案”还引起了有关工商部门与公安部门跨省管辖权如何划分的争议,据一位在工商部门长期工作过的资深人士介绍,对于各地在工商部门登记的企业出现涉嫌传销行为的,通常来说是由注册地的工商部门先行介入调查,需要由公安局配合的再由工商申请公安部门配合。

采编/李相赫中新融媒

传销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规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是指以推销商品或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

而且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

构成要件编辑

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为复杂客体,既侵犯了公民的财产所有权,又侵犯了市场经济秩序和社会管理秩序。本罪的犯罪对象是公民个人财产,通常是货币。传销常伴随偷税漏税、哄抬物价等现象,侵犯多个社会关系和法律客体。

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违反国家规定,组织、从事传销活动,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的行为。但不是所有的传销行为都构成犯罪,情节一般的,属于一般违法行为,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予以行政处罚;只有行为人实施传销行为情节严重才构成犯罪,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另外,要区分传销罪与直销活动中的违规行为。若在直销行为中出现夸大直销员收入、产品功效等欺骗、误导行为,应由直销监管部门处以行政处罚,而不应视为传销罪。

情节严重的认定应结合传销涉案金额、传销发展人员数量、传销中使用的手段、传销造成的影响等多方面因素综合衡量。

主体要件

本罪主体是一般主体,凡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能构成本罪。本罪追究的主要是传销的组织策划者,多次介绍、诱骗、胁迫他人加入传销组织的积极参与者。对一般参加者,则不予追究。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于1999 6 18 日《关于审理单位犯罪案件具体应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第2 条规定:“个人为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而设立的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实施犯罪的,或者公司、企业、事业单位设立后,以实施犯罪为主要活动的,不以单位犯罪论处。”故对专门从事传销行为的公司,依照司法解释的规定,不以单位犯罪论处,而对其组织者和主要参与人以自然人犯罪定罪处罚。

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具有非法牟利的目的。即行为人明知自己实施传销行为,为国家法规所禁止,但为达到非法牟利的目的,仍然实施这种行为,且对危害结果的发生持希望和积极追求的态度。

认定标准

一、关于组织、领导传销行为主体的界定

传销组织是一种“金字塔”型的销售模式,因而对犯罪嫌疑人的组织、领导行为的确定较困难。通常意义上,在传销组织中除了最底层的销售人员,其他层级的传销人员都存在组织领导行为,但是刑法的立法本意并不是要打击所有的传销人员,因此正确理解传销组织中的组织、领导行为尤其重要。根据最新的司法解释,所谓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是指在传销活动中起组织、领导作用的发起人、决策人、操纵人,以及在传销活动中担负策划、指挥、布置、协调等重要职责,或者在传销活动中起到关键作用的人员。笔者认为,结合司法解释规定,实践中对于组织领导行为可作如下理解:

1.在传销启动时,实施了确定传销形式、采购商品、制定规则、发展下线和组织分工等宣传行为的;在传销实施中,积极参与传销各方面的管理工作,例如讲课、鼓动、威逼利诱,胁迫他人加入等,均属于组织、领导者。

2.“组织”行为应当作限制解释,即指该组织具有自己的产品或服务,有独立的组织体系,有独立的成本核算。因此,在一个传销组织中,所谓组织者只包括合伙人或公司股东,除此之外的人不应当作为组织者加以处理。

3.领导者是指在组织中实施策划、指挥、布置、协调传销组织行为的人。不仅限定于最初的发起人,在传销组织中起骨干作用的高级管理人员也应当认定为领导者,对领导者身份的认定,应从负责管理的范围、在营销网络中的层级、涉案金额等三个方面进行考虑,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二、是关于组织、领导传销活动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区分

1.罪与非罪。应区分拉人头传销与直销活动中的多层次计酬。虽然二者都采用多层次计酬的方式,但是仍有很大的不同:一是从是否缴纳入门费上看,多层次计酬的销售人员在获取从业资格证时没有被要求交纳高额入门费,而拉人头传销需要缴纳高额入门费,或者购买与高额入门费等价的“道具商品”,否则不能得到入门资格;二是从经营对象看,多层次计酬是以销售产品为导向,商品定价基本合理,而且还有退货保障。而拉人头传销根本没有销售,或者只是以价格与价值严重背离的“道具商品”为幌子,且不许退货,主要是以发展“下线”人数为主要目的;三是从人员的收入来源上,多层次计酬主要根据从业人员的销售业绩和奖金,而拉人头传销主要取决于发展的“下线”人数多少和新成员的高额入门费;四是从组织存在和维系的条件看,多层次计酬直销公司的生存与发展取决于产品销售业绩和利润。而拉人头传销组织则直接取决于是否有新会员以一定倍率不断加入。

2.此罪与彼罪。根据有关司法解释,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组织、领导的传销活动人员在30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的,对组织者、领导者,应予立案追诉。

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的规定,对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对一般违法人员,本着教育、挽救大多数的原则,可以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根据禁止传销条例的规定予以行政处罚。当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中的参与人员未达到人数、级别的标准但又侵犯市场秩序,或者违反了许可证制度时,则应根据其在传销活动中的地位、作用区别对待,作出不同的处理。

量刑标准

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追诉标准

00年五月七日颁布施行的《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第七十八条规定,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够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涉嫌组织、领导的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对组织者、领导者,应予立案追诉。

上一条:利用合同犯罪情形之合同诈骗罪

下一条:河北警方侦破特大网络传销案 涉案金额达12亿元